共享单车的洗牌阵痛与突围探索

  强者背靠资本大象跳舞,弱者已出局

  经过一年多的野蛮生长,在市场和政策的双重杀威棒下,年轻的共享单车竞争进入“下半场”。当摩拜、ofo背靠上百亿的资本大象跳舞,悟空、3Vbike等弱者已经出局,那么共享单车真的过剩了吗?那些依然在拼杀的第二梯队厂商们,还有突围机会吗?

  三家黯然离场 下一个倒下的会是谁?

  今年6月,当“悟空单车”倒闭的消息传来,业界开始重新审视这个热得发紫的新行业。这个从重庆走出的共享单车品牌,因为90%的丢失率以及拿不到融资而倒下。

  一个月之后,另外一家企业“3Vbike”也宣布倒闭,同样是因为过高的丢失率,让创始人靠广告赚钱的梦想没有实现。而后,一家来自南京的“町町单车”,公司人去楼空,用户押金也不翼而飞,令业界哗然。

  而最近酷骑单车、小鸣单车均出现用户押金难退的问题。

  酷骑就是那家曾推出“黄金圣斗士”引发热议的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11月,注册资金10亿元,办公室在北京通州,押金298元。最近频频有用户反映酷骑押金难按时到账。对此酷骑方面对外解释称,一是因为短时间内上线太多新功能导致系统出现不稳定;另外是对于押金进出频繁的用户,该公司不会给予秒退,而是按照1至7个工作日的退款协议进行退款。“我们现在也在加紧处理用户退押金难的问题,包括增加客服人员,在技术方面进一步提升。”该公司称争取9月份把问题全面解决。

  而小鸣单车也被指押金难退,最近连客服电话都无人接听。相关人士也回应质疑称,公司没有跑路,也没有减少在广州的单车数量。

  下乡与出海 第三名之后的夹缝求生

  当摩拜、ofo携带着上百亿的资本在全国各地上演两强争霸战,后来者们的声调似乎越来越低。如何在夹缝中突围,是小蓝单车们都在思考的生存问题。

  距离第一梯队最近的小蓝单车,一直试图弯道超车。但相对于摩拜与ofo之间不停脚的PK赛,最近的小蓝很低调。该公司CEO李刚希望通过更多更高质量的产品,去推动行业拐点到来。今年8月,小蓝单车开始在全国运营城市中大规模投放三档变速共享单车bluegogo pro。不过,目前多家城市的限投令或将影响该公司的投放计划。

  另外,该公司也在加快“出海”步伐,计划陆续落地12个国家近30个城市。上个月该公司宣布与中兴通讯达成战略合作,后者将帮助小蓝拓展海外市场。

  能与“两大”正面开战的毕竟只是少数,更多的友商策略性选择“下乡”。比如,哈罗单车早就放弃一线、主攻二三线城市;智享单车也选择在旅游业寻求突破口;优拜单车也认为“地方诸侯”或许是不错的生存选择。

  而正在转型中的快兔出行是另外一条思路。该公司CEO陈幸笙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快兔的突围路径有两个方向:一是现有单车走到景区和大学进行封闭经营;二是跟城市结合,打造有地域属性的“城市定制单车”。“当这个城市有单车需求、政府有投放需求的时候,我们会以政府形象作主导做成城市单车。”快兔旗下不只运营共享单车,还有共享汽车。

  过剩论当头 下半场的比赛靠什么?

  但实际上,无论是下乡还是出海,对于企业的技术水平、运营能力的考验更大。陈幸笙认为,下乡和出海的商业模式其实是一样的,改变的只是地域。如果一线城市做不好,即便到了乡下,依然解决不了人为损坏严重、停放不规范、盈利模式难等问题,“所以突围一定要突破模式。”

  在易观研究中心分析师王会娥看来,前半场的主题是疯狂跑马圈地,拼规模拼资金,而下半场则转入精细化运作,更加考验企业线上线下综合运营能力。“行业渐近天花板,尾部厂商没机会了。不过第二梯队还有机会。”王会娥认为,这个行业先发优势很明显,但谁能走到最后需要市场检验。

  企鹅智酷最近发布的共享单车夏季报告显示,尽管ofo与摩拜几乎已是“装机必备”,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他共享单车品牌丧失了机会。报告指出,共享单车车龄越大的用户使用3种以上共享单车的占比越高。而优惠/免费活动仍然有最大的吸引力,43.3%的用户会优先选择。这也给新入局者提供了竞争空间。同时,骑行体验也是重要的选择因素,39%的用户会选择骑行体验更好的车。该报告指出,骑行体验更好的车总会带来更高的忠诚度。


    上一篇:共享单车,“鱼和熊掌”都要行不行
    下一篇:共享单车“猎人” 专门举报不文明违规停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