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科技为引擎 农业阔步前行

以科技为引擎 农业阔步前行

  左图 中国种子集团有限公司科技中心科研人员正在对杂交群体进行室内大规模取样,通过基因组育种技术筛选目标单株,提高育种效率。 经济日报记者 乔金亮摄

  右图 宾川县是云南省首个“国家级出口食品农产品质量安全示范区”。图为大理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工作人员在宾川县金牛镇科技农业园区检测葡萄的农残指数。新华社记者 刘勇贞摄

  上图 河北省饶阳县依托县域蔬菜产业优势,以科技支撑助推农业产业升级增效。图为饶阳县冠志农业科技园工人在培植油菜幼苗。新华社记者 朱旭东摄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趋势研究院与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联合编制发布的中国农业经济景气指数2016年三季度报告提出,现代农业的发展必须依靠科技创新,以重大品种、现代装备为核心,以节本增效、生态环保、质量安全为重点,加快发展生态、绿色、高效、安全的现代农业技术,建立现代种养、农产品加工和农业面源污染防控等技术体系。在育种方面,大力推进良种重大科研联合攻关,在加快新一轮粮食品种更新换代四大作物中,玉米将机收籽粒品种作为攻关重点目标,大豆将以高产高蛋白品种为目标,小麦初步将选育抗赤霉病品种作为重点,水稻将轻简高效优质安全品种选育作为主攻方向。

  此时是2016年12月底,对中国农业大学驻河北省曲周县“科技小院”的多位研究生来说,这一年的兴奋与幸福并未走远。今年9月,中国农业大学张福锁教授团队在著名的《自然》杂志发表论文《科技小院让中国农民实现增产增效》。这篇论文让国外农业专家对中国农业科技的“顶天立地”有了更深的了解。

  谈及农业科技,农业部副部长张桃林表示,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农业科技进入换挡提速的新阶段,突出表现在创新重点进入调整期,必须尽快完善科技资源布局,主动适应农业发展新形势;成果转化推广进入加速期,必须探索技术推广新模式;科技体制改革进入攻坚期,必须破解体制障碍。面对“三期相遇”,今后农业科技必须坚持改革创新,着力解决农业突出问题,提高科技创新效率。

  突出问题导向

  推进体制改革

  今年11月,由中国农科院棉花所牵头,联合国内208家棉花产业上下游的科研、生产和棉纺企业,成立国家棉花产业创新联盟。棉花所所长李付广说,联盟按照棉花“科研、生产、加工、流通、纺织”一条龙模式,将分散脱节的产业链各环节有机联系起来。目前,已在国内三大棉区谋划建设一批优质棉科技示范园,生产达到“澳棉”标准的优质棉,满足纺织企业中高端用棉需求。

  棉花产业创新联盟是国家农业科技创新联盟中的一个,是一项重大的农业科技改革创新。长期以来,我国农业科技创新面临科技经济“两张皮”、创新资源碎片化等问题。一些研究没有根据产业需要组织,脱离企业和市场;科研人才、经费分散,低水平重复研究较多;科研人员安心、潜心开展科技创新的环境还有待优化。针对此,农业部等部门启动了农业科技体制改革,国家农业科技创新联盟与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是多项举措中的两项。

  “一盘棋”“一体化”“一条龙”,这是业内对创新联盟的形象描述。“一盘棋”是在精选共享资源、完善支撑服务功能、健全共享机制上迈出实质性步伐;“一体化”是围绕东北黑土地保护、华北节水保粮等5个区域性重大农业科技问题,整合力量,协作攻关;“一条龙”是通过定向研发、股份合作、购买专利等科企合作方式,解决行业重大科技问题。据不完全统计,各类联盟协同创新项目近200项,有效整合了全国优势农业科研团队,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协同创新模式。

  近年来,农业部与财政部共同构建了国家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50位首席科学家、1050位岗位科学家、1137位综合试验站站长,这是该体系的专家阵容,汇聚了来自全国757个农业科研、教学、企事业单位的2237位农业科研人员。50个体系瞄准50类主要农产品,建立了从产地到餐桌、从生产到消费、从研发到市场的技术体系,破解了以往难以单个解决的产业难题。

  农业生产周期长,农业科研的特点要求以长期稳定支持为主。华中农业大学校长、国家柑橘产业体系首席科学家邓秀新说,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改变了以往科技计划过度竞争、支持周期短的投入方式,通过中央财政持续支持,稳定了研究团队、研究方向,使得专家能够更潜心开展研究。加入产业技术体系使不少科研人员从没完没了地写申报书、参加答辩、签合同等事务性工作中解脱出来。

  面向产业发展

  加快自主创新


上一篇:韩长赋到山东调研农业科技工作
下一篇:杨凌示范区全力建设世界知名农业科技创新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