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一审宣判陈世峰获刑20年 刘鑫发长文叙述

东京时间12月20日下午3点,备受关注的中国女留学生江歌被杀一案,在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当庭宣判,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判处被告人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当天下午,江歌案当事人刘鑫在微博公众平台发布了头条文章:《我是证人刘鑫! 我不再沉默!(1)案发现场》。》》》阅读推荐:南昌大学女生自曝遭副院长性侵 受害者被指已毕业常发奇怪动态

全文内容如下:

案发当时的情况已经在警察局做了笔录,日本警方和检察院也进行了反复核实。由于我的不守信(迫于千百万网友的呐喊,我在局面的采访中说出了部分口供,也写了自辩的长微博,对方律师很显然利用了这些自述),陈世峰和他的律师竟然编出谎言来脱罪!在这里,我想对三叔说:对不起,我没有守口如瓶!也对日本检方道歉:对不起!我没有完全遵守你们的叮嘱!!

接下来我想说一下案发之后,我都经历了什么。

大概3号凌晨20分左右,警察来到现场以后,我稍微感到安心,依然精神恍惚。我去开门,一开门,门把手一转就开了,还没推开多大,几厘米吧,警察就喝止,说:里面的人不要出来。我只好又缩了回去。

外面警察开始隔门问话,问我的个人信息。

当时精神恍惚。站不住,坐在玄关的地上。

外面警察问:

1。你叫什么名字?

我:刘鑫。

2。我们当天与谁见过?

我:陈世峰。我重点强调了陈世峰,说他下午刚刚来过这里。

3。这个人我们的关系,他的个人信息?

我:我以前的男朋友,分手了几个月了。下午刚刚来过这里。

我坐在玄关,这样隔着门一直喊。

外面很乱,一直都只是隔门喊话。

后来(大概过了10分钟)

后来警察说:你可以开门了。

我站起来,去拧了一下门把手,门就很顺利地推开了。

进来4,5位巡警(跟警察局警官制服不一样)。

门外只有警察,我就开始发疯似地喊:“我姐姐呢,你们快去找啊,我没事的……”

一位看上去最年轻的巡警蹲在我面前:“你姐姐受伤了,现在已经送去医院了,有医生在,你不要着急,交给医生,请相信医生。”

“带我去医院,我要去医院,拜托你们了!”

“请你安心,你现在有必须要做的事情,请你配合我们。”

之后他们进来我们的卧室,询问我:

1。 名字,国籍,身份,学校名字…个人信息,并且拿出护照,在留卡进行一一核对。

2。三叔的名字,国籍…我所知道的所有三叔的信息。

问完了所有信息之后,我被带了出去。

门口走廊全部铺上了塑料板,(这个可能就是他们不让我出来也不让我推门的原因)

走廊里站满了巡警。来到楼下以后,直接被带进一辆白色轿车,巡警在旁边,大家都不说话。

后来又被带进一辆黑色的车,开始再次询问:

1。我、三叔的个人信息。

我:再次回答。

2。白天我们都见过什么人

我:陈、打工店同事。

3。回家路上都见过什么人

我:一两个上班族。

4。近几日是否与人发生过矛盾,与谁。

我:重点又讲了一遍2号下午三叔与陈发生过争吵。

5。警察问了陈的所有详细信息(年龄、学校、国籍、住址)

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了警察。

6。采集我的十指指纹。他们做了简单的记录之后,就将我送到中野警察局。

我不记得到警察局的时间了,那时候也没心思看手机。去了警察局之后,两位警察向我自我介绍,说是负责人。我礼貌性的回应,根本没听见他们到底是谁(其中一位是后来负责我的木村警官)。之后在问话室给我拍了很多张全身照片(也许是考虑我是嫌疑人之一)。

之后一直在一间小屋子里趴着,上午同学打来电话问我:为什么突然不去文化馆,我的导师到处在找我,无故缺席教授会生气。下午打工店店长打来电话:今天怎么无故缺勤。

快傍晚的时候(11.3),警察说需要我去现场做见证人(不知用词是否恰当,就是看着他们取证)。到了公寓楼下,首先给我一份文件让给我签字。他们一直挡住上面的内容只让我签字就好,翻页的时候,我手挡了一下,我就看到了漏出来的字样里有“杀人事件”。

我脑袋突然懵了,想问很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拼命安慰自己,一定是我没理解好,警察说做完我该做的,会带我去看三叔的。

警察过来给我戴头套。(防止头发掉落现场)

我带上了手套、脚套、头套,跟着警察从楼下到三楼,只要取证的地方都指给我看,并让我在取证处拍照作证。

全程我都没听进去他们说的是什么,他们要我走就走要我停就停。要我做什么就做什么!

拍完照之后,我就去了警车上。警察在旁边陪同,没有人说话,沉默。

忽然我手机响了,是陈打来电话!!!

我把手机给了警察问怎么办,警察不让接。(那时我心里也差不多猜到可能是与陈有关了)


上一篇:刚刚,“江歌案”一审宣判,陈世峰获刑20年!
下一篇:江歌案开庭 在日律师:刘鑫证言十分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