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开庭 在日律师:刘鑫证言十分关键

原标题:江歌案开庭,在日律师:刘鑫证言十分关键

提要:日本法律重“教育”而非“惩罚”,江歌案中被告人不会被判死刑,判处10年到15年有期徒刑的可能性较大;日本法律没有规定刑诉附带民诉,但江母可在庭审结束前,向被告人提起损害赔偿,也可表明保留民事赔偿诉讼权利,待被告人刑满回国,根据中国法律提起民事诉讼赔偿。

张玉人/文

12月11日,中国在日留学生江歌被害案中的被告人陈世峰在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初次接受开庭审理。此前围绕江歌案的审理、江母的救济措施,以及本案关系人刘鑫的责任等问题,曾引发舆论热议。

作为驻日本的中国律师,笔者想凭借近20年的实务执业经验,从律师角度,分析一下陈世峰在日本接受刑事审判的走向及此案带来的提示。

刘鑫的证言十分关键

陈世峰以杀人罪被起诉。日本刑法规定,犯杀人罪的,判处死刑、无期徒刑或5年以上的有期徒刑。“以上”的限度是30年,即有期徒刑最长可判30年。

从日本刑法看,给予法官的自由裁量空间很大。对犯“杀人罪”的被告人进行审理时,法官关注的重心是:一,导致杀人犯罪的“因果关系”是否存在;二,被告人在实施犯罪时是否是“故意”杀人。法庭庭审时经常听到的一个专业词汇是被告人是否有“杀意”,指的就是“故意杀人”;三,杀人“动机”是什么,即杀人的目的,比如抢劫财物而杀人等。

下面从几方面推论陈世峰是否会被判死刑的依据:

1,因果关系是否存在?

本案中被害人江歌有没有不当言行,是促使被告人陈世峰实施“故意”杀人行为的决定因素。根据日本媒体披露的信息,我认为日本检察官可能会对“因果关系”提出指控意见。

据报道,本案关系人刘鑫2016年5月认识被告人并开始同居,同年8月双方发生矛盾,刘鑫被赶出家门,9月2日,同乡江歌主动将刘鑫接到自己住处同住,在此期间,陈世峰仍对刘鑫纠缠不放。11月2日,陈世峰找到江歌住处,只有刘鑫在家,应刘鑫要求,江歌特意从外赶回,帮助刘鑫应对无理纠缠,并要报警时被刘鑫制止。之后,三人前后离开。当晚,陈世峰再次骚扰,最终惨剧发生,江歌被刺身亡。

如果上述报道属实,则反映出两个问题:第一,陈世峰知道江歌主动收留刘鑫,可能产生怨气——若无江歌,刘鑫早晚还会回到身边;第二,刘鑫在江歌处居住期间,陈世峰无理纠缠时,可能都因江歌的出面,才使刘鑫得以脱身。因此,陈世峰对江歌可能早有怨气,表现在残杀江歌时刺10刀,刀刀致命。

因此,日本检察官可能会指控陈世峰残杀江歌存在“因果关系”。但辩护方可能从陈世峰与江歌间并不存在个人恩怨出发,得出陈世峰是“激情杀人”,不存在“因果关系”。

针对“因果关系”,目前提出的证据,主要是被告人陈世峰的笔供,刘鑫的证言及相关微信记录。刘鑫的证言很关键,比如,刘鑫证明陈世峰除威胁过她也威胁过江歌,或微信中也有类似留言,同时江歌也曾接到过陈世峰的威胁性微信的话,是有证据力度的。但这些情报有待开庭后揭晓。

2,是否“故意”杀人?

根据上述的“因果关系”,日本检察官会指控陈世峰“故意杀人”,在起诉书中会阐述陈世峰“故意杀人”的证据。

检察官指控陈世峰“故意杀人”的证据由人证、书证、物证组成。其中被告人陈世峰行凶的一把19.5公分长的水果刀的归属至关重要。根据日本刑法规定,超过6公分的刀具,未经允许,不得随身携带。假如陈世峰随身携带禁止刀具,则违反日本刑法的规定,陈世峰用此行凶,同时犯有“凶器准备罪”。如果其主观上没有杀人“故意”,不会随身携带一把足以致命的水果刀,因此其目的就是以武力威胁、行凶。

辩护方或会主张陈世峰针对江歌没有主观上的“杀意”,因此不是“故意杀人”。关于检察官提出的物证,辩护方可能会以水果刀不是被告人带来的为之辩护。因此,刘鑫的证言很关键。

如果刘鑫证言中,有在江歌家看到过这把水果刀,甚至用过,则证明被告人没有携带违法刀具,水果刀不是事先准备,不符合“凶器准备罪”的要件,所以主观上没有“杀意”。

但本案中残忍的杀害手段,会证明陈世峰主观上有“杀意”。因此,笔者认为法官的判决会支持检察官的指控。

3,杀害的“动机”是什么?


上一篇:江歌案一审宣判陈世峰获刑20年 刘鑫发长文叙述
下一篇:独家:江歌案代理律师称“陈世峰很可能被判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