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后期宦官专权的起因:安史之乱后对将领不信任

唐朝是皇位继承制度极不稳定的一个时期,由于皇位继承冲突而导致的宫廷政变与统治集团内部的诛杀,几乎贯穿于近三百年的历史。尤其到了唐代后期,皇位继承特别不稳定,唐代后期的13个皇帝,继承皇位时争夺异常激烈,十分具有时代特色。

唐代后期皇位继承的不稳定中处处有着宦官们的身影。从唐肃宗至唐昭宗共13位皇帝,竟然其中的11位是由宦官拥立的,这多少令人惊讶不已。清代史学家赵翼说:“唐代的宦官权力在人主之上,他们立君、弑君、废君,有同儿戏,实在是自古以来不曾多见的。”看来唐代的皇位继承和争夺几乎全与宦官有关。

皇宫里有宦官,自古皆然,只是唐代前期的宦官都是不干预政事的。到了玄宗时期,后宫嫔妃人数增多,为她们服务的宦官也跟着增加,身着黄衣、紫衣宦官服装的有数千人,地位最高的已官拜三品,列戟于门。政局的动荡不定,宦官们就成了皇帝的私人亲信,是一批忠实的依靠对象,恃功得宠就大有人在了。

唐玄宗开始,宦官在议立储君问题上开始有发言权了。太子李瑛被废后,李林甫等想立寿王,而玄宗考虑肃宗年纪最长,当立肃宗。正在无法定夺之际,高力士说:“推长而立,孰敢争?”玄宗一下子就听了进去,最后肃宗成了太子。李辅国在拥戴肃宗时立了大功,开了后世宦官拥立皇帝的先例,到了代宗也是他拥戴而立的。其时宦官李辅国、程元振、鱼朝恩等交替专权,权力在不断上升,但皇帝仍是有能力将自己不满意的宦官除掉的,其实皇帝往往是在利用宦官之间的矛盾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一时期的宦官还没有全部控制皇位的继承。

唐德宗以后,宦官集团控制了皇帝,因而他们在一系列的政权之争中居于主动地位。德宗以后的皇帝,除顺宗外,全是由宦官废立,宪宗和敬宗还是宦官亲手杀死的。这时的皇帝心有余而力不足,在政事上要依靠宦官,而且在继承人问题上也是无可奈何。有时他们心有所属,却作不了主,全由宦官说了算。唐文宗病重期间,让一些宦官和朝中官员到禁中,想奉太子监国,想不到掌有实权的神策中尉仇士良、鱼弘志不想立太子,矫诏一道就改立了皇太弟,根本不将文宗当作一回事。

宦官的所作所为,自然要遭到皇帝和大臣们的反感,但宦官自有其办法。对皇帝,他们揣摩其心理,知道怎样去讨好皇帝,最后乖乖地不理政事。仇士良致仕前向同党面授机宜:“天子不可令闲,常宜以奢靡娱其耳目,使是新月盛,无暇更用他事,然后吾辈可以得志。慎勿使之读书,亲近儒生,彼见前代兴亡,心知上忧惧,则吾辈疏斥矣。”只要让皇帝走向堕落,没有上进心,宦官们就能永远抓住大权。

对大臣,他们常常采取拉拢的手段,以壮大自己的力量,在控制皇位继承方面立于不败之地。唐敬宗暴虐,常常无缘无故地责打左右,宦官刘克明等不堪忍受,一气之下杀了敬宗,准备立绛王。枢密使王守澄、梁守谦等想控制局面,遂拉拢宰相裴度和翰林学士韦处厚等人迎立江王,共讨克明。整个事件中,裴度的作用极其重要,出谋划策的主要是他,这样迎江王就十分顺利。文宗立,韦处厚以功立即当上了宰相。

宦官们还经常联合地方势力。由于朝廷向各地派出监军,而监军全是宦官,所以宦官与地方将帅关系十分融洽。王叔文等发动的永贞改新,曾想夺宦官的兵权,想不到俱文珍等宦官拥立广陵王为皇太子,又联合藩镇,使得改革派内外交困。皇位继承权一旦定了下来,大局实际上己定,在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荆南节度裴均等人的大力支持下,皇太子又顺利地登上皇位,是为宪宗,改革派鸟兽散而去。

在继承皇位问题上,皇室成员难道不能与宦官们一争吗,他们总不见得连立个太子的权力也没有吧?但从整个唐后期来看,皇室诸王、后妃想拥立自己中意的皇室子弟的权力的确是没有的,他们要么与宦官完全合拍相安无事,要么与宦官的意思有所不同而必然出现争斗。事实上整个唐后期皇室都不是宦官的对手,都是以皇室的失败而告终,其原因是宦宫手中握有强大的军权。杨贤妃是唐文宗的妃子,曾想立安王溶为皇太子,与仇士良的看法有异。对宦官们来说,他们才不会将皇位继承权的控制权拱手相让。文宗病重时,仇士良和鱼弘志等人矫诏废皇太子成美复为陈王,立颖王为皇太弟,几天后又将皇太弟推上了皇位,而与他们一争的杨贤妃及安王溶及陈王成美等都成了宦官们的刀下鬼。


上一篇:安史之乱为什么没能成功,分析失败的真正原因
下一篇:大唐荣耀沈珍珠结局为何离开李俶 李俶最后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