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人者张巡是英雄还是罪犯:情有可原理无可恕

核心提示:另一方面,我们却不得不说,张巡以人肉充当军粮的做法虽然情有可原,但却理无可恕!实际上,不需要用今天的人权观念去苛责古人,只须用古代的儒家思想,就很容易发现张巡此举在道德上的缺失。

本文摘自《百家讲坛》2010年第20期  作者:王者觉仁  原题为:《吃人者张巡:英雄还是罪犯?》

唐肃宗至德二载(757年),“安史之乱”尚未终结,但是长安和洛阳两京已经收复,李唐朝廷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了局势,所以这一年岁末,肃宗李亨做了两件大事:一是处决并惩治了一批两京失陷时投降燕朝的逆臣,二是册封并擢升了平叛期间的所有立功之臣。

然而,其中却有一人引起了满朝文武极大的争议:挺他的人认为他功勋卓著,足可名垂青史;贬他的人却认为他有罪,罪名很简单—吃人。

直到今天,关于这个人物的功过是非,仍然是聚讼纷纭,难有定论。而聚讼的焦点,仍是两个字:吃人。

这个千古争讼的人物,就是张巡。

张巡,蒲州河东(今山西永济)人,史书称其“博通群书,晓战阵法”,志气高迈,不拘小节,“所交必大人长者,不与庸俗合”。张巡于开元末年登进士第,天宝中期入仕,初任太子通事舍人,不久出任清河(今河北南宫东南)县令,又任真源(今河南鹿邑东)县令。安史之乱爆发后,张巡愤而起兵,率领真源县吏民数千人,毅然揭起了反抗安禄山的大旗。

当时,雍丘(今河南杞县)县令令狐潮准备投降安禄山,遭到当地官吏和百姓的反对,令狐潮大怒,逮捕了100多名反抗者。不久安禄山的燕军来攻,令狐潮出城迎降,被关押的吏民趁机逃出监狱,然后关闭城门,抵拒令狐潮,并派人邀请附近县的张巡帮他们守城。

天宝十五载(756年)二月,张巡进入雍丘,斩杀了令狐潮的妻子儿女,随即加紧修筑防御工事。三月初,令狐潮会同燕将李怀仙、杨朝宗等人,率四万大军,突然进抵雍丘城下。守军大为恐惧,人心动摇。张巡对守城将士说:“此次来攻的叛军乃精锐之师,必然有轻我之心。倘若我们利用这一点,出其不意,发动突袭,敌人必定溃退。”

随后,张巡派1000人登城防守,同时亲率1000人,分成数队,突然冲出。张巡身先士卒,直扑燕军阵营。燕军猝不及防,被砍杀了一大片,只好暂时后撤。接下来的日子,燕军虽然将雍丘围得水泄不通,却始终攻不下来。每当燕军稍有松懈,张巡就会率众突袭,令燕军防不胜防。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张巡派出敢死队进行夜袭,更是让燕军不胜其扰。

双方就这样对峙了60多天,经历了大小300余战。张巡和将士们一样,无论吃饭还是睡觉都不卸甲,身上受了伤,随便包扎一下就再度投入战斗,其顽强的斗志令燕军上下无不胆寒。

就在令狐潮一筹莫展的时候,关中传来消息,说潼关和长安已相继被燕军攻克,玄宗也已流亡巴蜀。令狐潮欣喜若狂,立刻修书一封,派人送给张巡,劝他投降。

令狐潮的劝降信一到,城中将士顿时人心惶惶,很多人丧失了斗志。有六名高级将领一起找到张巡,劝他说:“雍丘守军兵力薄弱,难以长期抵抗,如今皇帝是死是活也没人知道,不如投降燕军算了。”张巡看了看他们,无奈地点了点头。

次日,张巡将玄宗画像悬挂在大堂上,然后领着所有文武官员一起朝拜。大家都以为这是最后一次朝拜唐朝天子了,心中百感交集,无不泣下沾襟。就在此时,张巡忽然厉声大喝,命人将那六个将领当场逮捕,责以君臣大义,然后把他们全部斩首。

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所有文武官员都惊呆了。本来想投降的人彻底死心,再也不敢说半个降字,而那些不愿投降的人则群情振奋,于是士气更坚。


    上一篇:安史之乱悲壮 剧情歌曲《霓裳羽衣》赏
    下一篇:不可说崖山之后再无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