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胞胎儿子20年前被拐走 三颗痣让母子千里相认

  特稿:双胞胎儿子20年前被人拐走 母子电话里相认

  广西新闻网-当代生活报 记者 雷小琴 实习生 韦幽兰

  都说孩子是母亲的心头肉,作为母亲,谁不疼爱自己的孩子?哪个母亲又能忍受与孩子的骨肉分离?20年来,南宁市上林县三里镇高仁村塘力二队的农村妇女苏绍利,日夜痛苦地思念着她的一对双胞胎儿子——20年前,当她这对儿子6岁的时候,被一个亲戚拐卖了!近日,看着邻家与儿子同龄的孩子结婚,苏绍利更加思念她的儿子。

 
 
 
 
更想找到失踪的儿子,让他们叫自己一声“妈”。

  表哥拐走两兄弟

  1月15日,苏绍利带记者到她家附近看儿子被拐走的那个水坝。水坝里的水浅浅的,静静地流淌了多年。“那是1988年11月3日傍晚,我在砖场干完活,急忙往家里赶,赶到家门前,却看不到两个儿子,推门一看也不见儿子。我妈妈说是表哥蒙某拿着几颗糖给两个孩子吃,然后把他们带出去了。”苏绍利心里一阵发慌,蒙某虽是表亲,但不可能不向她和丈夫打声招呼,就把孩子带走。苏绍利立即把正在煤窑里干活的丈夫叫回来,分头去找孩子,可哪里还有孩子的影子。邻村的堂嫂当时正在水坝边洗衣服,恰巧看到蒙某带着两个孩子往山间小路走,因为蒙某来过苏绍利家里,堂嫂并未起疑心。

  不从大路走,却绕山路,其中必有问题!苏绍利和丈夫跑到三里镇派出所报了案。

  一张留言条露行踪

  “韦某,我在宾阳县芦圩镇交通旅社36号房等你。蒙某。11月5日。”一张留言条出现在了宾阳县汽车站的旅客留言板上。1988年11月5日,苏绍利夫妇在宾阳县寻找儿子下落时,无意中发现了这张留言条。

  “我要找36号房的旅客!”苏绍利夫妇赶到交通旅社服务总台前时,服务员却告诉他们,蒙某刚刚离开10多分钟。就是这样短短的10多分钟,造成了父母与孪生子分隔了近20年!

  这一张早已发黄的留言条至今还被苏绍利用手帕包裹着。展开留言条,苏绍利和丈夫的手微微发抖。“为什么我不早一点赶到宾阳?如果我知道他们会从宾阳转车,我就不会让他们把我的宝贝儿子带走!”苏绍利自责着,泪珠从眼角滑落。

  夫妻亲自抓人贩

  1989年1月27日,蒙某到马山县加方乡贩卖白糖。苏绍利和丈夫知道后,立即赶到加方,并请加方的警方协助,将蒙某抓获。苏绍利的丈夫负责押送蒙某回上林,交由看守所羁押。随后的几天,韦某也在回家过年的时候,被苏绍利夫妇发现,派出所将韦某送到看守所羁押。

  亲手将两个表弟拐卖到福建的蒙某很后悔。1989年4月2日,蒙某在莲花看守所里连续写了两封请求信给父亲、叔叔、哥哥和弟弟,请求他们借给他3000元钱,好让他给苏绍利夫妇,使他们能到福建去找回儿子。

  这两封信如今也被苏绍利保存着。“至今,蒙某也没有帮我找回儿子,更没有给我们3000元钱。当年因为家庭困难,要养育几个孩子,所以一直未能到福建去找儿子,这也成为了我多年的一件憾事。”现年55岁的苏绍利因为思儿心切,头发已花白,双眼因流泪过多而有些干涩。

  民警两赴福建未能找到孩子

  1989年正遇到严厉打击贩卖人口案件的时期,当时的上林县公安局预审科科长蓝日早曾到福建省同安县去采集证据。

  当时正值壮年的蓝日早如今已退休在家。1月15日中午,记者来到了蓝日早家中,了解当年寻找孩子的经过。

  “1989年,我和其他干警两赴福建同安县,那里属于丘陵地带,西柯乡顶山头村交通不便,我们都是走路进的村。第一次未找到买孩子的中间人,第二次经过周密行动,我们终于找到了中间人林某某,得到了一份珍贵的口供。这才证实,苏绍利的两个儿子分别被卖给了林姓、刘姓买主作养子。可是当时不熟悉地形,且山路崎岖难行,经过多日寻找,我们还是没有能找到两个孩子。”蓝日早回忆道。

  判决书里记录孩子的去向

  那么,两个孩子到底被卖到了哪?有没有确切地址?记者想到从查看判决书入手。1月15日,记者来到了上林县法院刑事法庭,在获得允许后,翻阅了1990年第4号刑事判决书,看到韦某与蒙某分别被判处4年至5年有期徒刑。

  判决书中写着:“1988年11月5日,两被告人韦某与蒙某将两个孩子(孪生兄弟)拐骗到福建省同安县西柯乡竹仔林庄林某某家,通过林某某将两个孩子分别卖给顶山头庄的林某、华侨农场的刘某为养子,获得赃款5000元,共同分赃。”

  两个孩子会不会就像人贩子和中间人所供认的那样,就在西柯乡呢?

  儿子,你们过得好吗?


上一篇:男子地铁口偷手机被抓现行 掉赃物还是被认出
下一篇:陕西富平被拐双胞胎回家 医院对贩婴“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