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富平被拐双胞胎回家 医院对贩婴“视而不见

  8月10日,在陕西省富平县医院,祁昆峰和王艳艳夫妇怀抱失而复得的女儿。新华社发

  失而复得的双胞胎

  被陕西富平医生张素霞(又用名张淑侠)涉嫌拐卖的一对双胞胎历经73天(5月29日出生),于10日傍晚与父母团聚。

  富平县刑警大队大队长杨建龙当日18时30分带队来到富平县医院,将这对双胞胎交还给祁昆峰、王艳艳夫妇。杨建龙介绍,DNA检测结果显示,这对双胞胎是祁昆峰夫妇的女儿。王艳艳将女儿接过后,眼睛紧紧盯着孩子们的面孔,这是这位母亲分娩后与女儿们第一次见面。

  据了解,富平妇幼保健院医生张素霞涉嫌拐卖的婴儿中,已有3名与父母团聚。此前来国峰之子已于8月5日回到父母怀抱。

  两家素有亲戚关系

  祁昆峰父亲祁永寿介绍,“我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其中有两个大学生。”这起拐卖婴儿案事发后,许多人对祁永寿说:“你家那么多聪明人,咋能让人给骗了?”

  据了解,张素霞的娘家也在薛镇东城村,离祁昆峰经营的星星超市仅四五百米远。祁永寿说,祁家和张素霞有亲戚关系,自己的干奶奶就是张素霞的奶奶。

  双胞胎的奶奶、58岁的杨焕敏说,她是薛镇杨范村人,在薛镇上初一时和张素霞是同桌。两人各自结婚后还一直联系,知道张喜欢吃家乡的馍,杨焕敏去县城时,经常会给张带去一布袋馍。每年家里的苹果下来时,也会给她带去。

  被告知孩子非傻即瘫

  祁昆峰说,5月28日,王艳艳临产,B超结果还没出来,张素霞就找到祁昆峰母亲杨焕敏,说结果显示孕妇腹中两个胎儿只有一个胎盘,并且只有一根脐带,两个胎儿的血通过这根脐带互相流通。个子大的胎儿抢个子小的胎儿的血,导致小的太小,生出来也活不成。大胎儿体内因为有小胎儿的血,将患“双血型综合征”。这种病治不好,活到两三岁就会死掉。即使不死要么是脑瘫、要么是傻子。除此之外,孩子在母亲体内是立着的,分娩过程中产妇会非常危险。张素霞问杨焕敏:是保大人还是保小孩?杨焕敏立即给老伴祁永寿打电话,祁永寿决定,保大人。同时决定剖腹产,确保产妇安全。

  后来,祁昆峰见到了一份B超单,确实写着张素霞说的内容。但是由于“懵了”,祁昆峰忘记查看B超单上的名字,没搞清这份结果到底是不是妻子的。

  骗产妇弃婴还收处理费

  据祁家人介绍,5月29日15时20分,孩子出生。王艳艳说,她听见孩子嘹亮的哭声,同时看到了两个孩子的头。这时,张素霞拿来一张病历让王艳艳签字。王艳艳事后说,自己没看内容,按照张的要求在上面签了“祁昆峰”。后来,祁家人听说,签名上有段话,大概意思是“拒绝转新生儿科,放弃治疗”。

  此后,王艳艳一直没看到医护人员把孩子抱出产房,家属也都没见到孩子。

  之后,张素霞又说,医院有规定,不准自己抱。有专门抱娃的野老汉,本来一个娃100元,因为人熟,两个娃给100元就对了。于是杨焕敏给了张素霞100元。张素霞又拿出一张纸,写着“有啥问题医院一概不负责”。张素霞让祁昆峰在纸下半部空白处,将这句话抄上并签名。祁昆峰照做了。

  为了避免刺激家人,祁昆峰将病历和B超单子等证据付之一炬。杨焕敏说,她还专门打车给张素霞带了四五十个馍,50斤面。对于杨焕敏报销费用的要求,张素霞解释说,医院规定超过十天,本来可以在合疗上报的400元费用就不给报了。杨焕敏只凭分娩卡报了550元。

  ■追问

  产科医生缘何沦为贩婴黑手

  警方初步确定张素霞涉案26起。人们追问最多的是,一个“技术权威”缘何沦落为贩婴黑手?

  医院和同事“视而不见”

  陕西省卫生厅的调查显示,张素霞先后指示3名产房工作人员篡改医疗文书,其中两名工作人员予以拒绝,另一名修改医疗文书后未签名。这3人事后均未及时向院方报告。

  卖婴所得或相当可观

  在医院同事眼中,张素霞是不折不扣的技术权威。如不出意外,张素霞到2013年9月底就该退休,届时她的职称也将从副主任医师升至主任医师。

  据了解,张素霞最开始给人“处理”新生儿纯属“帮忙”性质,其中包括帮助一些有难言之隐需要找人收养孩子的产妇。但在2008年,一位在医院分娩的山西产妇给张素霞指了一条发财的“明路”,从此将她拉入了拐卖婴儿的产业链。


上一篇:双胞胎儿子20年前被拐走 三颗痣让母子千里相认
下一篇:人贩子贩卖22名儿童被执行死刑 刑前称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