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双胞胎昨晚重归父母怀抱

产科副主任涉案26起,盗婴黑手缘何屡屡得逞

嫌犯“杀熟”诱骗:家长成“沉默的羔羊”

被拐双胞胎昨晚重归父母怀抱

产科副主任涉案26起,盗婴黑手缘何屡屡得逞

嫌犯“杀熟”诱骗:家长成“沉默的羔羊”

陕西富平医生拐卖婴儿案后续

备受全国关注的陕西富平贩婴案发生后,警方初步确定张素霞涉案26起。人们追问最多的问题是,一个“技术权威”缘何沦落为贩婴黑手?医院里是否有其“同谋”?涉事的家长们为何会成为“沉默的羔羊”?

最新进展:被拐卖双胞胎与父母团聚

被陕西富平医生张素霞(又用名张淑侠)涉嫌拐卖的一对双胞胎历经73天(5月29日出生)后,于10日傍晚与父母团聚。

富平县刑警大队大队长杨建龙当日18时30分带队来到富平县医院,将这对双胞胎交还给祁昆峰、王艳艳夫妇。

杨建龙介绍,DNA检测结果显示,这对双胞胎是祁昆峰夫妇的女儿。

王艳艳将女儿接过后,眼睛紧紧盯着孩子们的面孔,这是这位母亲分娩后与女儿们第一次见面。

据了解,富平妇幼保健院医生张素霞涉嫌拐卖的婴儿中,已有三名与父母团聚。此前来国峰之子已于8月5日回到父母怀抱。

富平县政府9日公布的消息称,张素霞拐卖婴儿案发以来,公安机关已接到群众报案55起,其中涉及嫌疑人张素霞的26起(经初步核查确定10起不属于刑事案件),立案查实5起。张素霞等9名犯罪嫌疑人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推波助澜:医院和同事“视而不见”

虽然警方经过初步调查表示暂时没有发现同伙作案,但是这并不能消解人们心中的疑虑—面对张素霞屡次作案的行为,医院方面的相关制度为何形同虚设?而张素霞的同事为何又对其可疑行为视而不见呢?

事实上,对新生儿的管理卫生系统有着严格的规定。记者在陕西省妇幼保健院等医院了解到,孕妇分娩顺产时家属可陪同;新生儿出生后会马上戴上“腕条”或“脚条”,写上母亲名字;新生儿从产房到产妇住院楼层的交接都有规定程序;新生儿做检查和注射疫苗等都要有家属全程陪同。

记者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住院楼一楼大厅看到,这里和其他医院一样墙上挂满着了各类医疗流程、医德规范的公示牌。已被免职的院长王莉表示,对于新生儿的监管医院有一整套流程。而接替王莉担任富平县妇幼保健院院长的卞慈梅则表示,案件是犯罪嫌疑人张素霞个人有预谋的一个案件,“按制度她就抱不走”,但张素霞利用了自己职务上的便利,也利用了其他医护人员对她的盲从。医院自查认为,富平县妇幼保健院整体制度比较健全,运行也比较规范,个人的职责都比较明确。

既然医院方面一直声称有制度约束,那么张素霞何以能够盗婴得逞呢?通过医院助产士的描述,或许可以还原其作案的过程。7月16日19时20分产妇董珊珊进入产房,20时50分完成分娩。作为产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的张素霞,按规定不能进入产房。但考虑到和产妇是熟人,助产士们没有质疑和阻止。

7月17日早晨,张素霞拿着已经填好的《分娩记录》和《婴儿记录》让助产士修改。虽然知道此类记录不能随便修改。但在她要求下,助产士王某在《分娩记录》“备注”一栏,添加上“第四条”:“新生儿畸形”。并在《婴儿记录》的“畸形种类”一栏中,将原来填写的“外观无畸形”中的“无”字改成了“有”字,并在后面添加了“(尿道下裂)”。正是依据这两份被改动的医疗文书,加上张素霞的欺骗和诱导,被拐婴儿父亲来国峰才在婴儿病历记录单上签字“要求放弃小孩”,并委托张素霞对新生儿进行“处置”。

陕西省卫生厅的调查显示,张素霞先后指示3名产房工作人员篡改医疗文书,其中两名工作人员予以拒绝,一名修改医疗文书后未签名。而这三名工作人员事后均未及时向院方报告。

“杀熟”诱骗:家长成“沉默的羔羊”

随着张素霞贩婴案的逐步水落石出,人们发现该案中的一个重要细节,那就是被拐婴儿的家长都是在张素霞的诱骗下主动放弃了小孩,从而给了张素霞作案得手的机会。以刚刚被解救的一对双胞胎女婴为例,这两名女婴刚出生,张素霞就对产妇王某和其丈夫祁某谎称两个婴儿共用同一条脐带,诱骗这对夫妻放弃了婴儿,随后转卖给了山西的人贩子。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张素霞之所以能够屡屡诱骗成功,在于其熟人和医生身份让一些家属对她的话深信不疑。产妇董珊珊就是因为张素霞是其公公同村同学,而在7月15日找到张素霞要求住院分娩,并在孩子出生后对张素霞的关于孩子有病的话深信不疑。事后孩子的父亲来国峰满心愧疚地说:“我不配做他的爸爸,我咋能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不要我娃……”


上一篇:人贩拐双胞胎被抓 家长注意:这6个地方一定看好
下一篇:人贩拐双胞胎被抓 提醒:年底人杂要看好自家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