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债降级或终结美元独尊时代

    □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 刘军红
  美国主权信用评级遭下调揭开了美元走向没落的序幕。欧美现在面临的公共债务问题是发达国家经济走入死胡同的一种表现。欧美国家的当务之急是采取切实措施开源节支,重建财政,如果继续依赖举债,总有一天会国债暴跌,并招致严重的金融危机。
——日本《朝日新闻》
  8月5日,美国标准普尔给美国国债降级,引起全球股市急剧下滑,世界经济濒临新的危机边缘,全球政界高度重视,市场极度紧张。

“政府不信用”直接导致美国债降级
  自1941年,美国开始国债市场评级制度以来,迄今已有70年的历史。在这70年里,各评级公司从未给美国债降过级。美国债也自然成为全球最有信用的金融资产。尤其是,从国际金融历史看,美国的评级公司之所以能成为世界最有权威的评级机构,与上世纪60年代美国政府的政策支持密不可分。当时,美国政府为捍卫美元信用,要求欧洲各国到美国发行国际债券时必须得到政府指定的四大评级公司认定和评级,否则视为违法,不得在市场交易。这一规定,为美国评级公司成长为世界权威信用评级机构奠定了政府信用基础。由此,美国政府与评级公司之间可谓构建了某种默契关系。
  而今,标普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给美国债降级,与美国的债务结构,以及由此形成的“政府不信用”有直接关系。
  自上世纪80年代初,在美国演变为世界最大的贸易赤字国的同时,1986年,美国又衰退为世界最大的债务国,并持续至今。进入新世纪,美国的双赤字不断膨胀,事实上酝酿了金融海啸的基本墒情,成为引发世界性百年不遇的大危机的关键条件。重要的是,美国为震源的金融危机后,奥巴马政府虽然连续扩张财政,搞大规模减税,美联储也一反常规,大肆实施超宽松金融政策,刺激出口,促进投资和就业,但美国经济的增长结构并未发生根本改变,债务结构更加恶化,经济复苏缺乏根本动力。
  尤其不能忽视的是,金融危机后,美国丢失了860万个就业岗位。另一方面,作为占GDP70%左右的个人消费,因住宅价格低迷,个人资产缩水,消费能力孱弱,致使美国经济复苏缺乏基本动力。由此,所引出的问题是,美国政府原本为刺激经济的大规模减税,无法发挥有效的刺激民间经济复苏的作用,政府所期待的经济成长,税基扩大,税收增加的愿望落空,政府债务越积越大,主权信用急剧恶化。
  而近期,围绕美国政府债务上限问题,国会与政府之间的政治较量进一步暴露了债务结构背后的政治矛盾,美国国债丢失政治担保。由此,国债被降级堪称奥巴马的政治危机。

丢了3A,美元不再“色香味”俱佳
  从国际货币体制的角度看,国债历来是货币的政府信用担保。美国国债持续保持世界一流的信用等级,可谓美元能成为世界超主权货币的条件。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发表声明,让黄金与美元脱钩,宣告布雷顿森林体制瓦解,自此以后,美国国债及其所表现的政府信用,便成为美国维护“美元超主权货币地位”的最基本条件。特别是在金融创新背景下,美国及世界投资者只要持有美国债,便可在世界市场获得低成本融资,并以更大的资金规模,投资于更有利的产品或领域,追求杠杆效益。美国债的AAA评级,亦可谓美国维护美元“色香味”俱佳的招牌。
  但美国债的AAA招牌,遭到了美国评级机构的降级,意味着美国以及世界市场对美元的不信任,堪称美元信用根基在从内部瓦解。从标准普尔声明的理由看,降级是对奥巴马政府提出的削减财赤的方法和规模不满意,但从深层看,则与美国政府的经济政策手段已经到了“弹尽粮绝”地步有直接关系。眼下,美国的债务规模接近GDP100%,奥巴马政府的财政手段接近极限;在零利率下,美联储的利率手段已无效;在非传统的量化宽松政策下,货币供给总量也面临世界市场的抵制。不能忽视的是,美国的国际政治战略导致美国市场不再具吸引力,以往直接流入美国的资金,不再以纽约为唯一的目的地,至少出现了绕路欧洲、伦敦市场,再进入纽约的动向,致使美国的资本效力打了折扣。
  标普给美国国债降级,虽然不至于引起全球性对美国国债的集体卸载,但至少将导致美国国债的市场担保力下降,依托于美国国债的融资成本上升。世界资金将不可避免地逃离现场,对世界经济也将形成负面影响。从国际货币体制角度看,美元独占“色香味”俱佳的时代或将终结。


    上一篇:泗洪县一季度发放尊老金421.4万元
    下一篇:欧元周评:市况清淡唯欧元独尊,利率前景乃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