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回答1993:历史进程中的《我爱我家》

图:今昔对比《我爱我家》的主演

播出24年后,《我爱我家》主演在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里重聚了。

布景还是那个布景,从“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牌匾,到老式门厅、沙发、墙角书桌,都一比一还原了24年前的模样。

只是,人都变了。

老照片里坐在沙发中间的爷爷已经西去,痞里痞气的“贾志新”变得稳重,不修边幅的“和平女士”把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此时她在现实中的身份,是这档综艺节目的评委,搭档包括章子怡、刘烨。

24年改变了太多。剧中人物早已各奔东西,此后没有人再能拍出第二部《我爱我家》。而剧里提到的气功热、倒卖、下海,也被BAT、创业、限购、雾霾这些新的关键词所替代。

但这仍然不妨碍《我爱我家》成为历史进程里的那个独特标签,可以说,看懂了《我爱我家》,也就看懂了那个激情、浪漫、奇幻又温暖的90年代。

在《我爱我家》第10集里,招女孩子喜欢、经常“仨俩的往家带”的贾志新在咖啡馆遇见了前女友“溜达”小姐,后者带来了汉显的BP机——这在当时可是时髦货,摩托罗拉与国内公司浪潮研发出第一款汉显BP机,售价一度高达8000块,相比当时人均几百的月薪,实际比如今的苹果手机贵多了。

“溜达小姐”想找贾志新帮忙,把这台BP机倒手卖出去,并承诺自己只留3000,多出来的部分都归贾志新。不过,贾志新得意洋洋把东西带回去之后,却招来了警察,原来那个“溜达小姐”是小偷,BP机是赃物之一。

现实生活中,“十亿人民九亿倒,还有一亿在寻找”的说法正在风靡全国,到90年代初期达到顶峰。1983年前后,北京和深圳出现第一批专门的“倒爷”,利用价格双轨制带来的“同物不同价”,小到折叠伞、电风扇、收音机,大到汽车、飞机都成为倒卖的对象。

很多人依靠倒卖完成了最初的额资本积累,其中,为后人津津乐道的故事就包括:王石靠做玉米中间商赚到了300多万,想炸开喜马拉雅山脉的狂人牟其中“罐头换飞机”净赚近一个亿……多年后,地产商人王石跟四川希望的刘永好开玩笑:“如果我当年不转行,这“饲料大王”的名分可就是我的了。”

同样让人疯狂的还有奖券活动。有一种形式是现场抽奖,抽奖台往往设置在各个城市的广场、火车站等地,奖券制作粗糙简陋,但是堆放在现场的汽车、家电、自行车等奖品,加上“2元+运气=桑塔纳”之类的条幅、大喇叭里循环播出的得奖信息,就足以让人们为之疯狂了。

图:当时疯狂的奖券活动

《我爱我家》花了两集讲述“奖券的诱惑”。当年9月,中国奥林匹克足球队赴朝鲜进行访问比赛,三场全输,编剧梁左把这个故事搬进了奖券的故事里,贾志新把全部积蓄用来赌中国队会输,结果,中国队却偏偏赢了。面对全家人的欢呼,他开始感叹中国队“赢得不是时候”,立马遭到老傅的政治教育:你像一个有三十年国龄的炎黄子孙吗?

更荒诞的故事发生在和平女士身上。为了抽奖,她大包小包买回了入厕用的金刚牌砂纸,被老傅吐槽:每次使用前,都得做起码十分钟的软化处理。但就是这包砂纸,让他们一家赢得了去香港旅游的机会。

只是,中奖是一回事,兑奖又是另外一回事——想要实现香港旅游梦的和平女士被厂家踢皮球耍来耍去,还被要求提供种类繁多、一部分是未曾听闻的证明材料,最后,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当时,4年后即将回归的香港是内地人心中象征繁华和洋气的圣地。被计划经济禁锢多年后,“下海”成为热门词,邓小平1992年南巡后,董文华一首《春天的故事》传遍大街小巷。在《我爱我家》里,贾志新是对此最有执念的,他先跟喜欢的姑娘郑艳红倒腾过柑橘生意,后来见她跟海南来的阿文一见钟情,一气之下,带上保姆小张南下创业了。

事实上,相比现实中的故事,贾志新的行为就只能算小打小闹了。

1993年5月,靠经销生发水起家的42岁北京企业家李晓华成为法拉利在中国的第一位车主。新车交付仪式被安排在天坛的祈年殿门前。李晓华意气风发站在价值13万美元跑车前的照片,登上了无数报纸的娱乐新闻版块。


上一篇:环京楼市继续降温 明年房价或进一步降价
下一篇:江西卫生职业学院医技系开展青春有约,我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