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寅恪:杨贵妃的初夜给了谁?

原标题:陈寅恪:杨贵妃的初夜给了谁?

看过陈寅恪先生书的读者应该了解,他是十分重视考据的。与他同时代的钱钟书甚至批评他,有的考据太琐碎、太无聊了。

甚至连杨贵妃嫁给唐玄宗的时候是不是处女,她的初夜给了谁。这些,陈寅恪都要考据。

这样的考据有意义吗?有的,并且大有深意。这一集《一千零一夜》,梁文道就继续为你导读陈寅恪的唐史研究。

陈寅恪唐史研究(二)

杨贵妃初夜考

本文节选自 看理想 [一千零一夜 ] 第192夜

按照陈寅恪对于胡人汉人的标准判断,你觉得你自己是个胡人还是汉人呢?——梁文道

陈寅恪的“考据癖”

今天大家都说,陈寅恪先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是一位国学大师。

但是,凡是被称得上大师的人物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大部分称他们为大师的老百姓,其实不知道他到底厉害在什么地方。

比如说那么多人在讲季羡林先生是位大师,但是有多少人看过他的书呢?倒不是因为大家不想看,而是没看懂。

季羡林

为什么没看懂呢?你比如说就拿陈寅恪先生来讲,据说他当年在清华教书的时候,很多学生上他的课就没听懂他到底在说什么。

不是他口齿不清,而是他有这样的一个上课习惯:一来先抄板书,写的全是一条一条的史料,都写完了他就坐下来。

据说他是闭目讲课,讲讲讲。好,课上完了,走了。到底那些史料全部罗列出来是为了什么呢?

陈寅恪为学生上课

这个就跟他写书的风格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比如说很多人说他最有名的杰作是《柳如是别传》,但是绝大部分人拿起来,看了头两三页就已经头晕了,再也看不下去。

为什么?(这本书是)一段又一段的考证,一句又一句的引述,跟我们今天熟悉的所有的写作方式都不一样。

我们今天读惯了的历史书,哪怕是很正经的学术著作,都是给你一整套完整的论述,所有的参考材料是夹杂在里面,用来佐证自己的说法的。

但是陈寅恪先生却不习惯这么写。

他的那种(写作风格),人家说是考据癖,就是要说明一个观点,他不是先把观点亮出来,他是一段话一段话地引用,引了不同地方找来的十几段话,然后说两三句结论。

这就说完了,没了吗?没了。接着就再说下一样东西。他是这么来写作,难怪叫人家犯晕。

如果你是看惯今天那种细说历史的书的话,你最好连碰都不要碰陈寅恪的书,你会很痛苦的。

杨贵妃初夜考

但是如果你能够熬着性子读下去,你就会发现里面大有深意,只不过这个深意也不是人人都欣赏。

我们说民国的那些大师们,他们其实不都是一群好朋友,有时候彼此之间也不对付的。

比方说大才子钱钟书先生,也相当有傲气,你很难想得到有谁是被他看得上眼的。比如说他就不喜欢陈寅恪先生,曾经两三次写东西,批评陈寅恪先生。

他批评陈寅恪先生太喜欢做考据,而有的考据太琐碎、太无聊了,你不知道考据那个有什么用?

钱钟书

比如说他就指出一点,陈寅恪先生连杨贵妃嫁回给唐玄宗当贵妃的时候,是不是处女,她的初夜到底给了谁,这个东西都要做考据,这有意思吗?

可是,我想跟大家讲的是,陈寅恪先生不是一个没意思的人,他做的所有这些考据,他很多工夫就在这里头。

他的很多细密的考证工夫不是出于癖好,而是为了提出一些很大的观点,埋伏在里面,你要小心看。

就拿杨贵妃嫁给唐玄宗时是不是处女这个问题好了。为什么会有这个问题出现呢?

那是因为她原来曾经是唐玄宗第十八个儿子——寿王李瑁娶的老婆,只不过唐玄宗这个当爸的看到这个儿媳妇,(觉得)丰满性感,不如我自己自己收了吧。

但是儿子已经娶了,怎么办?于是他就想了一个理由,让儿子把老婆送去出家,(还说)这是为了国家、人民、百姓,为了人民的名义,让你老婆出家。

唐玄宗


上一篇:《石台孝经》上的行书是谁所书?
下一篇:大唐公主谁嫁得好?唐玄宗之妹道观青灯为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