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庆宫公园往事钩沉


  

  每当休闲假日,西安人都会蜂拥来到林木蓊郁、碧波粼粼的兴庆宫公园,或赏花沉香亭畔,或荡舟兴庆湖中,极尽现代都市人的欢愉之情。

  兴庆宫公园是唐朝兴庆宫的遗址,原称隆庆坊,唐玄宗李隆基早年曾与其四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居住于此,又名“五王宅”。李隆基执政后,四兄弟为表达拥立之意,就把各自的宅第献出。开元二年,唐玄宗在这里大兴土木,经十多年的扩建,兴庆宫落成。环绕着占地300亩的兴庆池,错落有致地分布着兴庆殿、交泰殿、南薰殿、长生殿,以及勤政务本楼和花萼相辉楼等几十座建筑。开元二十年,朝廷又在外郭城东垣增筑了一道夹城,可直通大明宫。后来在南侧再增筑一道夹城,同曲江池的湖光山色连在一起,玄宗和杨贵妃经常乘坐辇车“潜行”其间。如今的兴庆宫公园,规模仅是原兴庆宫的四分之一,但一些著名的宫室,如勤政务本楼和花萼相辉楼的柱础尚存;一些仿古建筑,如兴庆池、沉香亭,也仿佛若之,足以令人发思古之幽情。

  玄宗十分钟爱这处宫苑,自开元十六年开始到这里听政直至安史之乱,朝廷的朝会以及各种庆典、宴会、外事等主要活动,都在这里举行,这里俨然成了开元、天宝时期的政治、文化中心。在兴庆宫,玄宗开创了中国历史上空前辉煌的开元盛世——政治昌明、经济繁荣、文化发达、人才辈出。在一个空前统一的大帝国之内,实现了民族大融合,文化大交流。明清之际的大思想家王夫之说:“开元之盛,汉、宋莫及。”

  在兴庆宫中坐落着两座名楼,分别叫勤政务本楼(又称勤政楼)和花萼相辉楼(又称花萼楼),二者同唐玄宗的政治生命紧紧相连。

  勤政务本楼,于开元八年建成,玄宗时的各种庆典、宴会、制试举人等活动,都在这里举行。开元年间至天宝初年,除了举行例行的朝会之外,玄宗还召集学士讲经论政,以发现人才。那位“谔谔有大臣节”的张九龄就是从这里入选的,这位有胆识、有远见的政治家,秉公守则,为捍卫“开元之治”做出了最后的努力:坚拒武惠妃的贿赂,保住了太子李瑛的地位;反对提拔李林甫、牛仙客等奸佞小人为相;多次指出安禄山“貌有反相,不杀必为后患”……虽然这些都忤逆了玄宗的旨意,被驳回,但后来的事实证明,张九龄的这些谏言极富远见。

  和勤政楼同时修建的花萼楼,位于勤政楼的北侧、约一箭之地。玄宗修此楼的初衷是他和兄弟诸王如花萼生在一处,理应相互依托,相互扶持。每当公事之余,几个兄弟,或斗鸡、击球,或游乐、畋猎,友爱相处,其乐融融。他还命人制作一床大被、一只长枕,时常与几个兄弟同榻而眠。如果谁得了病,玄宗则“为之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一次,薛王李隆业身有不适,玄宗“方临朝,须臾之间,使者十返”。退朝后,他亲自为这位弟弟煎药,在吹火时不慎烧到了胡须,随从惊慌不已,他却淡淡地说:“但使王饮此药而愈,须何足惜?”此举让几个兄弟都十分感动。

  在花萼楼上,玄宗宴请过前来晋谒的少数民族使团。贞观以来,唐朝与回纥的关系大为改善。天宝元年九月,回纥毗伽可汗的妻子可登夫人到达长安,玄宗在花萼楼设宴欢迎,并给予“不可胜纪”的赏赐。据传,当地玄宗意犹未尽,还作诗《花萼楼宴毗伽可汗妻》。在较长的时期内,双方建立了较为和谐的睦邻关系。

  每年的上元节、重阳节以及玄宗的生日“千秋节”,在勤政楼、花萼楼或两楼之间的广场上,都要举行盛大的庆祝仪式和娱乐活动。政事余暇,风流才子玄宗则同大臣、嫔妃们无忧无虑地游于其间,所谓“歌一声而酒一杯,舞一曲而人已醉”。每当此时,宫廷教坊的歌舞、杂技都要大展风采——由数百名演员组成的演出队伍表演气势磅礴的大型歌舞,高潮之时,精通音律的玄宗还亲自击羯鼓、品玉笛,以助兴;除此,还有一些小型节目穿插其间——为诗人们盛赞的舞蹈家公孙大娘的剑舞出神入化,剑锋指处,似闪电击远;郑处诲在《明皇杂录》里还记载了杂技演员王大娘表演的绝技“戴竿”:她把一根数丈高的竹竿竖在肩上,竿的顶端立着一个木质瀛洲仙岛的模型,上边有个手持五彩棒、边歌边舞的小孩攀附其间,引得人们不断喝彩;值得一提的是,《明皇杂录》里还生动地记述了上百匹舞马为玄宗献寿的精彩表演。当乐队奏响《倾杯乐》,训练有素的舞马分为两队,踩着鼓点,奋首翘尾。然后衔杯下跪,敬酒祝寿。对此,唐朝政治家张说赞美道:“更有衔杯终宴曲,垂头掉尾醉如泥。”随后,这些舞马又表演惊险节目:在场地有限的三层木榻上表演“旋舞”。杜甫感叹道:“舞阶衔寿酒,走索背秋毫。”


上一篇:大唐公主谁嫁得好?唐玄宗之妹道观青灯为伴
下一篇:谁才是杀死杨贵妃的真凶?马嵬驿兵变仅是一场军队哗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