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时政新闻 >

评论:催生崇拜式消费的网红经济

2017-07-11 14:28来源:网络整理

  网红经济,无疑是近两年的一个网络关键词。最新的克劳锐全球网红排行榜显示,国人包揽前十,papi酱居首。此前,papi酱在其视频贴片广告招标会上居然拍出了2200万元的价格。随着papi酱、淘宝模特、协和姐等网络红人在网络上走红,网红经济也风生水起,跟着火爆起来。

  流量忙变现

  网红之所以衍生为一门生意,关键是把亿万粉丝点击而生成的流量变现,而变现的途径就是将粉丝的注意力转化为购买力,网红经济正在点燃崇拜式消费的大火。根据《2016中国电商红人大数据报告》,女性在网红店铺消费者群体中占九成,这与网红店铺大多集中在服装、美妆等行业不无关系。伴随着网红店铺向电脑外设、食品、户外等行业扩张,预计未来男性消费市场将迎来大发展。

  网红借助互联网这个庞大的“孵化器”,具有强大的“吸粉力”。网红依靠微博、微信、QQ等自媒体,利用爆料、搞笑、幽默的图文、场景化视频聚集起大量人气,并通过淘宝等电商平台将数以十万计的粉丝转化为消费群体,创造千万元的收益。“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papi酱,其微博粉丝数已接近2000万,其微信公号的浏览量几乎每篇都是“100000+”,相关视频总播放量已超过3亿次。

  嗅觉灵敏的风险投资人看准了这个商机,资本疯狂涌入网红市场,追逐丰沛的利润。以“人不穷怎么当网红”自我调侃的papi酱很快就成了风投们的“猎物”,其估值高达1亿元。3月19日,真格基金、逻辑思维、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联合注资,总投资额为1200万元,成为2016年网红界的标杆性事件。

  百度财经人物风云榜搜索指数排名第一的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也是一位大名鼎鼎的网红,目前微博粉丝达到了248万,有机构预测他的网红身价估值超过10亿元。去年,《财经郎眼》节目制片人王牧笛和天翼资本合伙人匡澜共同创立了北京牧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李大霄则成为该公司股东之一,同时也是公司微信公众号的“当家花旦”,他不仅继续充当意见领袖的角色,发表财经文章,还制作关于A股市场的搞笑视频,给投资者带来“令人苦恼的笑”。网红经济在李大霄身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

  花无百日红

  既然是一波又一波的潮水,就会有潮涨潮落的周期。说白了,每一个网红,都只是短暂的网络现象,如过眼烟云,如同当年红极一时的痞子蔡、芙蓉姐姐、犀利哥等,走马灯似地来去匆匆。随着时代的变迁,一拨人来了,一拨人又走了。可见,寄生于网红的网红经济不具有稳定性,而是伴随着喧嚣和浮躁,网红往往昙花一现,与之相对应,网红经济也容易出现从烈火烹油到锅空灶冷的嬗变。

  再说,时下人们对网红经济颇有微词。在流量变现成为互联网商业逻辑的时代,网红经济无可厚非。但网红经济有一个与生俱来的“硬伤”,就是网红时不时地以粗俗为卖点,吸引粉丝的眼球。网红们很多简单、直接的短视频选取日常生活中的“槽点”与“痛点”,单刀直入,毫不留情,网民随手一点便捧腹大笑,获得快乐。但很多视频内容时常会出现一些粗俗的言语。特别是一些“段子手”网红,那幽默诙谐的段子针砭时弊,也不乏哲理,但也时不时地透露出低俗甚至下流。由此衍生的网红经济不免被打上“灰色经济”的烙印,这样的文化传播,对国民素质是一种伤害。

  目前的网红们“不靠颜值靠神技”,不仅要美貌如花,还要妙笔生花。但网红生命周期短、盈利能力弱等短板始终是网红经济发展过程中不可逾越的瓶颈。更有人尖锐地指出,目前难谈盈利的网红经济,注定是一场虚假繁荣的游戏,速生速朽应是其铁律。但投资人不傻,他们之所以将巨额资本投放在网红身上,自然有利润想象的空间。网红经济在极短时间内能积聚起巨大的购买力,投资人在速战速决中也能赚得盆满钵盈。因此,投资人的商业表演应是跑步进入网红经济,捞一把就走。精明的投资人更愿意把资本投给相关网红平台,因为平台容易产生很多网红,有更多选择的可能性。

  路遥知马力

  网红经济要想走得远一点,差异化内容生产十分重要。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没有任何一部文艺作品因为它像另一部文艺作品而被观众、听众或读者记住,同样也没有任何一个表演者因为他的表演风格模仿另一位艺术家而被人们记住。那些模仿者,尽管名噪一时,也会被人们遗忘,因为人们只会记住第一名。网红经济必须走差异化道路,另辟蹊径,创立自己的品牌,如今再想模仿芙蓉姐姐扭动腰肢、搔首弄姿而成名几无成功的希望。网红经济必须有自己的主打产品,即与众不同的网红才能持续生命周期。

  网红经济要想走得远一点,遵纪守法才是正道。这是一个言论自由的时代,人人都是自媒体,人人都掌控着一柄话筒,但绝对不能胡说八道、信口雌黄。互联网应有纪律约束,网红经济也必须有制度约束。网红经济当然属于市场经济,但失去监控也容易“流产”。

  业内比较一致的观点是,网红经济是可持续的,也将会实现常态化,但单个网红的持续走红是不可能的,因为网红只是特定时间阈值内的自我表现。目前,网红经济变现模式相对单一,盈利模式也在摸索过程中,但只要需求存在,这个行业就不会死掉。网红会随着优胜劣汰而实现自我净化,市场的乱象也会慢慢消失。

  网红经济究竟是一场泡沫盛宴,还是一次资本狂欢?让我们拭目以待。

http://www.cpic-ing.com.cn/nODNT/
上一篇:品友互动CEO黄晓南受邀参加《财经郎眼》 对话郎 下一篇:视频:财经郎眼 聚焦个人所得税
最新资讯

最热资讯